则2019年1~7月现金收入比含税营收多出了6938.7万元-有趣新闻网
点击关闭

现金公司-则2019年1~7月现金收入比含税营收多出了6938.7万元-有趣新闻网

  • 时间:

北流学生操场避震

然而讓人詫異的是,在這持續表示不振的營收數據中,《紅周刊》記者核算近幾年智慧松德營收方面數據,發現若從財務勾稽關係角度考慮,上市公司竟然還有營收虛增的可能性。

在2014年8月,智慧松德以現金2.5億元、股份對價7.3億元購買了大宇精雕100%股權,交易價合計為9.8億元,評估增值率達590.55%。如此高溢價收購的背後是標的公司的高業績承諾:2014至2016年度大宇精雕的扣非凈利潤分別不低於8390萬元、10810萬元和12000萬元。事實上,大宇精雕也如約完成了這份對賭協議,不過讓人遺憾的是,2018年的大宇精雕的業績卻突然「變臉」了,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同比下降41.59%和74.72%,這讓智慧松德很受傷,進而使得智慧松德直接計提商譽減值準備6.18億元,導致當年財報賬面巨虧8.34億元。

因此,對於一家存在嚴重依賴大客戶的企業,智慧松德在收購時還是需要多加慎重,多準備些保障措施,以維護上市公司和二級市場普通投資者利益。

智慧松德自上市以來,經營業績一直表現平平,雖然公司積極開展對外併購措施,但踩雷概率也不低。此次,高溢價收購超業精密是否仍會踩雷存在懸念,而就併購標的目前財務狀況看,這種可能性不能排除。

如今,針對超業精密高溢價併購,雖然仍有業績承諾保障,而超業精密報告期內(2016~2018年)的業績也在持續增長(凈利潤分別為2345.18萬元、4763.11萬元和4969.02萬元),但需要注意的是,大客戶依賴症卻是超業精密繞不過去的坎。報告期內,超業精密對前五大客戶銷售額佔主營業務收入比例分別高達93.38%、92.92%和94.73%。公司經營上如此的高度依賴大客戶情況,意味着一旦主要客戶的生產經營發生重大不利變化,或者主要客戶訂單大量減少,則會直接拖累企業的經營業績表現,進而也很難保障業績承諾實現,而即便實現,也不排除可能會發生如當年收購大宇精雕幾年後出現的情況,即業績變臉帶來的商譽大幅計提。

可結果卻是,萊恩精機不僅沒有完成業績承諾,反而出現連年虧損,三年累計虧損1000多萬元。對此,智慧松德要求暢志軍按照協議要求進行賠償,但遭到了拒絕。就目前智慧松德發佈的公告來看,該事宜並沒有獲得順利解決。

在同年現金流量表中,公司「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為25566.32萬元,剔除當年預付款項新增的837.69萬元,則當年與採購相關的現金支出為24728.63萬元。將含稅採購與現金支出相勾稽,則2018年含稅採購比現金支出多出了16775.06萬元。理論上,當年的應付款項應該增加16775.06萬元才合理。可事實上,超業精密2018年應付票據和應付賬款相比上一年末相同項目合計僅增加了5931.02萬元,與理論新增金額相差了10844.04萬元。

然而,2018年智慧松德的應收票據和應收賬款(含壞賬準備)為75940.5萬元,與上年相同項合計結果相比,僅新增了3988.2萬元,相比9046.74萬元的理論增加額仍少了5058.54萬元。顯然,這一年的營收也有虛增的嫌疑。

以2017年為例,當年智慧松德實現營業收入為62680.83萬元,考慮到17%增值稅率影響,由此可推算出當年的含稅營收大致為73336.57萬元。當年「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為49355.56萬元,加上預收款項減少款5705.01萬元,因此與2017年營收相關的現金流量流入金額為55060.57萬元。以這一結果對比含稅營收,則少了18276萬元,從財務勾稽關係來看,理論上這將形成相應金額的新增債權。

在併購草案中,智慧松德樂觀表示,本次交易完成後,上市公司將融合其與超業精密的工程設計和設備研發能力,延伸專用設備製造業產業鏈,通過整合兩者的技術優勢和規模效應,將有利於上市公司優化業務布局,增強上市公司盈利能力,提升上市公司抗風險能力。

10月1日,智慧松德發佈了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並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報告書(草案),擬以7.744億元價格購買超業精密88%的股權並募集資金不超過4億元,收購價格較標的凈資產賬麵價值溢價162.90%。

併購草案披露,報告期(2017年至2019年1~7月)內,超業精密分別實現營業收入16289.96萬元、32966.24萬元和23091.17萬元,其中,2018年度營收較2017年同比增長了102.37%,然而就是這一年營收卻是存在虛增的可能。

可實際上2017年智慧松德的應收款項不僅沒有新增,相反還有所減少。2017年,智慧松德應收票據和應收賬款(含壞賬準備)為71952.3萬元,比上一年末同期項合計減少了7652.67萬元。一增一減下,結果相差了25928.67萬元。也就是說,2017年智慧松德有2.59億元的含稅營收並沒有獲得現金流和應收款項的支持。

標的公司營收也存虛增嫌疑對於此次併購,智慧松德抱以很大期望,認為本次交易完成後,將有利於上市公司優化業務布局,增強上市公司盈利能力,提升上市公司抗風險能力。但事實上,從《紅周刊》記者核算標的公司超業精密的營收和採購數據結果來看,上市公司的樂觀可能需要大打折扣。

進一步分析2019年1~7月的營收數據,可發現超業精密的營業總收入為23091.17萬元,同樣考慮到最新增值稅稅率變化,則推算出2019年1~7月的含稅營收大致為26389.91萬元。同期,公司現金流量表中「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為55674.01萬元,當期預收款項新增22345.4萬元,對沖預收款項影響后,與2019年1~7月營收相關的現金流入了33328.61萬元。將當期的含稅營收與現金流量數據勾稽,則2019年1~7月現金收入比含稅營收多出了6938.7萬元。理論上,這將導致當期的應收款項減少6938.7萬元才合理。

同樣,在2019年1~7月,超業精密向前五大供應商採購金額為10849.52萬元,佔比26.68%,由此可推算出採購總額為40665.37萬元。考慮到當年4月份增值稅稅率由16%下降到13%,按月平均計算稅率,則前7個月的含稅採購金額為46474.71萬元。同期,超業精密應付票據和應付賬款較去年年末新增了11517.63萬元,這意味着本期採購中尚有一部分未支付貨款,形成了新增經營性債務,含稅採購總額扣除尚未支付現金部分,則理論上有34957.08萬元採購獲得了現金流數據支持。

除此之外,智慧松德還「踩雷」了萊恩精機。2015年6月,智慧松德以5000萬元對萊恩精機增資,增資后智慧松德持有萊恩精機20%股權。在該增資協議中,萊恩精機原股東暢志軍承諾,2015~2017年萊恩精機的凈利潤分別不低於1000萬元、2000萬元、3000萬元,若未完成,則暢志軍應選擇股權補償或現金補償方式對公司進行業績補償。

可事實卻是,現金流量表中「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金額卻為23670.52萬元,在剔除預付款項減少額753.22萬元影響后,則與採購相關的現金流量僅為24423.74萬元。顯然,這一金額與理論上的34957.08萬元現金支出存在10533.34萬元的差異。那麼,多採購的部分又是用什麼支付的呢?

根據上市公司與交易對方於2019 年9月27日簽署的《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協議》,交易對方承諾,在2019年度、2020年度和2021年度超業精密可實現的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分別為:2019年度不低於6600萬元,2020年度不低於7900萬元,2021年度不低於9500萬元。如本次交易未能於2019年12月31日前獲得證監會審核通過,則業績承諾期順延到2022年,而2022年度承諾凈利潤將不低於10700萬元。

併購多次「踩雷」數據顯示,自2014年起,智慧松德就積極啟動併購動作,先後將浙江福欣德、富江機械等一系列公司攬于麾下。

採購數據存疑除了營收方面數據存在較大異常外,超業精密的採購數據同樣存在較大疑點。

智慧松德營收數據不合理或受以往併購失利的影響,智慧松德自身經營表現亦不太理想,上市,9年時間,有6年出現了營收下滑,特別是最近三年(2017~2019年上半年),不僅營業收入分別同比下降了14.41%、44.06%和44.64%,實現歸母凈利潤也同比下降了9.7%、1341.37%和83.63%。更為重要的是,上市9年以來,智慧松德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有8年為負值,可見其造血能力嚴重不足,而正因造血能力偏弱,其資產負債率也由期初的28.37%上升至最新的55.92%。這也為什麼是本次交易草案中,公司還要擬募集配套資金不超過4億元的理由,目的不僅用於支付本次交易現金對價和中介機構費用,還用於補充上市公司流動資金和償還債務。

同樣的方法去核算2018年的情況,依然有虛增的可能。當年,智慧松德實現的營業收入為35063.98萬元,考慮到當年自5月1日起增值稅稅率由17%下調到16%,若從月均稅率的角度來考慮,可推算出當年的含稅營收大體為40791.10萬元。同年現金流量表中「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項為39090.64萬元,對沖7346.28萬元新增預收款項影響,與營收相關的現金流入了31744.36萬元。將現金流與含稅營收勾稽,則兩者間相差了9046.74萬元,理論上,該將體現為經營性債權的增加。

與前兩年營收虛增不同的是,2019年則是現金流出現疑點。2019年上半年,智慧松德營業總收入為10266.61萬元(第一季度為6319.55萬元,第二季度為3947.064萬元),考慮到第二季度增值稅由16%下調到13%,整體核算后,上半年含稅營收為11790.86萬元。

考慮到2018年增值稅稅率變化影響,2018年超業精密含稅營收整體核算后大約為38350.73萬元。同期,合併現金流量表中「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為40439.71萬元,剔除預收賬款的增加額28733.25萬元后,則本期與營收相關的現金流入金額達11706.46萬元。將現金流與含稅營收勾稽,則營收比現金流入多出26644.27萬元,理論上,這部分未獲得現金流入的營收需要形成相應債權,體現在資產負債表的相關科目中。

2018年超業精密向前五大供應商採購金額為8844.21萬元,佔總採購比例的24.79%,由此可以推算出2018年的採購總額為35676.52萬元。2018年前四個月增值稅稅率為17%,后八個月為16%,整體核算后,則當期含稅採購金額為41503.69萬元。

然而在梳理智慧松德以往的併購歷史后,《紅周刊》記者發現這個樂觀恐大打折扣,因智慧松德頻繁的併購背後,「踩雷」概率並不低,為此還遭到過深交所的問詢。如今,對於超業精密的併購,智慧松德能否避免此前的失誤呢?

同期,公司「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為15337.81萬元,剔除預收款項減少7978.85萬元的影響,與上半年與營業收入相關的現金流量流入了23316.66萬元。將這一結果與含稅營收勾稽,現金多流入11525.80萬元,理論上這將導致當期的債權出現相應金額減少。可事實上,上半年智慧松德的應收票據和應收賬款(含壞賬準備)較2018年末相同項合計僅減少了6843.39萬元,與理論減少值相比仍存在4682.41萬元差額。那麼,這多出來的現金收入又是從何而來的呢?

然而,在資產負債表中,超業精密2018年應收票據和應收賬款(含壞賬準備)為30692.87萬元,相較2017年末相同項合計僅增加了16489.24萬元,相比理論新增債權少了10155.03萬元。這就意味着,超業精密有1億元的營業收入沒有獲得相關現金流入及債權數據支持的,有虛增嫌疑。

可事實上,當期超業精密11130.44萬元應收票據和應收賬款(含壞賬準備)相比2018年末相同類合計金額減少了19562.43萬元。很明顯,這一結果與理論上應該減少的金額是並不相符的,大約存在12623.73萬元的差異。也就是說,2019年1~7月超業精密有12623.73萬元債權減少得非常奇怪,不符合財務處理邏輯,需要公司進一步解釋。

今日关键词:具荷拉直播时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