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军受邀参加中银绒业公司在苏格兰收购一家企业的收购仪式-最新电影资讯
点击关闭

行贿相关-李建军受邀参加中银绒业公司在苏格兰收购一家企业的收购仪式-最新电影资讯

  • 时间:

郭采洁向汪峰道歉

事實上,不僅僅是投資者認為杭州積財公司與中銀絨業股份存在關聯。以藍鯨財經為例, 該公號曾發表一篇名為《*ST中絨旗下P2P積財金融以羊絨衫兌付》的文章,文中這樣寫道:從*ST中絨旗下的P2P平台積財金融,也可以看出其資金困境。

然而事與願違。行賄政府官員的非常規發展手段,並未能阻擋中銀絨業的頹勢。

繼暴風實控人馮鑫后,又曝一家上市公司實控人行賄:20萬元現金裝手提袋送市委書記家

公開資料顯示,中銀絨業股份目前共有9個控股及全資子公司:寧夏阿爾法絨業有限公司(100%)、寧夏中銀鄧肯服飾有限公司(100%)、寧夏中銀絨業原料有限公司(100%)、東方羊絨 有限公司(香港,100%)、鄧肯有限公司(英國,100%)、中銀國際股份有限公司(日本,70%)、中銀紡織品有限責任公司(柬埔寨,91%)、中銀服飾有限責任公司(美國,100%)、江陰中絨紡織品有限公司(100%)。

經查,李建軍的受賄從擔任寧夏永寧縣委副書記、縣長就開始了。在2007年至2013年期間,李建軍從擔任上述職務至靈武市委副書記、市長、市委書記等職務便利,在企業發展、工程承 攬、工程款撥付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價值人民幣282萬元、英鎊1萬、歐元4000元。

企業向官員行賄,大多是為了尋求官方庇護,藉此使企業得到發展,馬某也不例外。據馬某自述,2009年上半年的一天,李建軍受邀參加中銀絨業公司在蘇格蘭收購一家企業的收購儀式。在酒店李建軍房間里,馬某送給李建軍4000歐元現金。

2019年初,一份來自銀川中院的判決文書顯示,中銀絨業股份被判償還中國銀行寧夏分行的借款本息共計2696.83萬元。

事實也確實如此。《1號時務局》發現,2019年4月,中銀絨業股份公告稱,公司及全資子公司東方羊絨擬分別向拉薩和潤諮詢服務有限公司以及凱欣(香港)有限公司轉讓其持有的卓文時尚50%股權和25%股權,用以抵償該公司及東方羊絨所欠拉薩和潤及香港凱欣3.17億元款項。

「我想通過這種方式和李建軍拉進關係,畢竟李建軍是靈武市一把手,還需要李建軍幫忙,支持我公司在靈武的發展。」馬某如是說。

除此之外,2011年春節前,馬某前往李建軍家中,把一個裝了20萬元人民幣現金的手提袋送給了李建軍;2012年春節前,馬生國再次前往李建軍家中,並送給了李5盒冬蟲夏草,請他照顧中銀絨業公司的發展。

2018年初,恆天嘉業(深圳)投資中心(有限合夥)、嘉實資本管理有限公司向深圳市福田區法院申請實現擔保物權,請求裁定拍賣或變賣中銀絨業國際持有的中銀絨業股份4149.6萬股流通股股票,對所得價款優先受償,主債權包括中絨集團委託貸款本息共5.7億余元。

04《1號時務局》在查閱相關資料時還發現,數位不具名的投資者都曾在新浪財經――問董秘欄目中,向中銀絨業股份詢問一家名為杭州積財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杭州積財公司」)的相關事項。

2019年4月13日,中銀絨業股份發佈2019年第一季度業績預告,其中就已經預計業績為虧損,其中,業績變動原因中表明「報告期,公司存在較大的逾期債務,相關債務利息及罰息較上年同期增加較多,影響公司業績。」

而這被照顧的三家中,有兩家靈武市知名羊絨公司牽涉其中,分別是中銀絨業國際和寧夏榮昌絨業集團,而這兩家羊絨製品企業中,又以上市公司中銀絨業股份的控股股東---中銀絨業國際備受矚目。

對於馬某送錢的目的,李建軍心知肚明。為此,李建軍有時候在收到馬送來的賄金后,會說出「讓他好好乾,我(李建軍)會支持的」之類的回答。

03從中銀絨業的事例來看,行賄官員尋找企業發展捷徑,或許可以得到一時的發展順勢,但終究會漏出馬腳。

由此推想,*ST中絨的處境可知。以「中銀絨業」為關鍵字,按下搜索鍵。近期的新聞多與欠款訟訴、資產抵押和證監會警示函相關。

公開資料顯示,杭州積財公司已於2018年10月19日宣布良性退出,併發公告稱,從12月1日起,開始兌付工作,投資人本金可以實物進行抵頂,實物包括並不限於羊絨大衣、羊絨衫、紅酒、白酒等。

01不久前,落馬被查的原任靈武市委書記、寧夏機構編製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李建軍受賄案一審宣判,李建軍因受賄290餘萬元,被判處有期徒刑7年。

中銀絨業股份證券簡稱*ST中絨。在證券語境中,ST意為「特別處理」,一個股票的名字前加上st, 即意味着該股票存在投資風險;如果加上*ST,那麼就意味該股票如連續3年出現虧損,就有退市的風險。

關於逾期債務,在中銀絨業股份2018年報中也曾被提及,該公司年報顯示,公司因未清償到期債務遭金融機構及其他債權人訴訟已達人民幣253,579.91萬元、美元2,736.81萬元、歐元1,440.09萬元。

02中銀絨業股份原名寧夏聖雪絨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1998年,主要從事無毛絨、絨條、羊絨紗、羊絨製品的生產及國內外銷售。

最新的一次提問來自2019年7月1日,一位投資者在提問中表示,杭州積財公司是中銀絨業國際的全資子公司,該公司利用中銀絨業股份的上市背景進行p2p集資詐騙出借人,至今出借人本息一分錢沒有收到。對此,中銀絨業股份回答稱:上市公司是獨立的法人實體,按照中國上市公司規範運作指引等法律法規的相關規定,上市公司必須跟大股東在業務、資產、機構、人員、財務等方面獨立運營。大股東不能利用股東身份佔用上市公司資金,上市公司與關聯方發生關聯交易必須依法履行決策程序並對外披露。本公司未與杭州積財有任何資金及業務往來。

在涉案的七家企業中,羊絨企業首當其衝。實際上,羊絨產業是靈武市的特色優勢產業,為此,該市於2003年就建設了羊絨產業園區,根據其園區官方介紹,該園區引進企業達43家,但獲得重點顯示名稱列出待遇的企業僅有3家,分別是寧夏中銀國際絨業集團、寧夏嘉源絨業集團、寧夏榮昌絨業集團。

據《1號時務局》發現,近來上市公司實控人被曝親自行賄者,並非只有馮鑫一人。日前,原寧夏靈武市長、機構編製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李建軍被判,揭開了多家絨業巨頭的賄賂內幕。

來源:《1號時務局》日前,暴風集團實控人馮鑫被刑拘的消息廣受關注,據媒體報道,馮鑫被刑拘原因是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然而事實上,上市公司通過商業賄賂獲得非法利益並不稀奇,只不過,實控人親自涉賄者卻不常見。

直接行賄者則是該公司實際控制人馬某。細節顯示,馬某曾先後送給李建軍賄款近30萬元現金,其行賄目的均是為了企業在靈武市得到更多關照,獲得發展。

除此之外,中銀絨業股份還因披露事項、預算金額核算不準確等原因,屢次吃到證監會發出的警示函。

據悉,捲入李建軍案的共有七家企業。其中,最知名的行賄公司和行賄人是上市公司——寧夏中銀絨業(000982)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銀絨業股份」)的控股股東公司寧夏中銀絨業國際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銀絨業國際」)。

「臨走時碰見了李建軍的兒子,我將5萬元人民幣現金給了李建軍,說過年了給孩子的壓歲錢。」馬某回憶說。

今日关键词:足球教练猥亵队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