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观察网记者从暴风集团今年4月发布的2018年报看到-高邑新闻网
点击关闭

经济工作-经济观察网记者从暴风集团今年4月发布的2018年报看到-高邑新闻网

  • 时间:

孟执中院士逝世

經濟觀察網記者從暴風集團今年4月發佈的2018年報看到,其2018年實現營收11.23億元,同比下降41.34%;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虧損高達10.9億元。同時發佈的2019年第一季度業績報告顯示,營收7120.51萬元,同比下降81.6%;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虧損1749.5萬元。

不過,鄧超也指出,「現在涉嫌的罪名還沒有公開,還要隨時等待公安機關發出的調查信息及暴風集團的公告。」僅從當前可查考信息中,很難判定馮鑫此次被採取強制措施是涉及哪一種經濟類犯罪。

步入今年以來,頻被負面消息圍繞、「負重」而行的暴風集團,在其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馮鑫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的公告發出后,不出意外地再次迎來風暴。

但記者從BOSS直聘上看到發佈上述招聘需求的暴風集團HR付浩的狀態是「本月活躍」在線。

公司全员戒备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暴风总部经济观察网实习记者丁丹/摄

在7月28日以6.30元/股的大盤報收后,晚間因為公司實際控制人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的消息傳出,7月29日一早,暴風集團的股價開盤便以5.67元/股的價格跌停。

上述工作人員接着透露,「前兩周幫助市場部發佈了一個招聘信息,目前還在招。」記者按照其提示,從實習生app上查找到了這個招聘信息,仍然是市場實習生職位。

經過經濟觀察網記者的實地調查採訪,發現整個暴風集團在今天處於全員戒備的狀態,即便以求職者身份在下行電梯中與暴風員工偶遇諮詢公司情況,開口便被員工警覺地反問是否是記者,並拒絕回答關於公司狀況的任何問題。

7月29日上午十點左右,經濟觀察網記者冒雨來到位於海淀區學院路51號首享科技大廈13層的暴風集團總部,在前台處還擺放着一個暴風影音的易拉寶,上邊寫着:還中國網民一個簡單的播放器。原來2003年創立的暴風影音在今年步入16歲了,在易拉寶上還有這樣的字眼「16年,歸來仍是少年」。

隔着落地玻璃看暴风集团内部,员工正常办公中经济观察网实习记者丁丹/摄

即便如此,也改變不了暴風集團的凈虧損已經擴大至超2.3億元。被視為「小樂視」的暴風除了虧損嚴重,其命運也像極了樂視,被法院頻頻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暴風集團坐落在北京市海淀區,記者又與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取得聯繫,經過詢問,該分局外宣部工作人員表示雖知悉暴風影音在該轄區,但並未接到對其實控人採取任務行動的消息。

半個月前的7月12日,暴風集團發佈了2019年半年報虧損預告,數據顯示,預計暴風在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間虧損2.3億元-2.35億元。

實控人出事,暴風集團的大盤給出了最直接的反應,那公司的經營狀況又如何了?

首享科技大厦13层为暴风集团总部办工区域经济观察网实习记者丁丹/摄

經濟觀察網記者從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及天眼查等平台上看到,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近日發出了多起對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起訴執行裁定書,其中顯示通過財產調查系統對暴風集團的銀行存款、車輛、房產、股權及其他財產進行調查,未發現其有其他可供執行財產。

實際上早在今年5月時,就有網友通過社交媒體曝出,在暴風集團旗下的暴風TV(深圳暴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暴風智能)坐落的三諾智慧大廈下,多名員工手舉討薪條幅的景象,此後經濟觀察網記者便與暴風TV的CEO劉耀平進行聯繫,未能獲得任何回應。

當記者將暴風集團的公告告知上述公安系統工作人員后,他表示,企業家被帶走的事不小,這個任務執行部門或許是北京市公安局,但其表示市局新聞中心並未發佈相關消息。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暴風的總市值僅為18.68億元,這讓人很難與上市前40天以36個漲停板拿下「互聯網領域第一妖股」結合起來,暴風集團在巔峰時期,市值超400億元,股價更是暴漲至327元,是如今的60倍之多。

早已資不抵債的暴風,還面臨被光大資本訴訟索賠7.5億元,這對於實控人馮鑫來說,更是面臨巨額「債務」。經濟觀察網記者從公開資料獲悉,自2016年起,由暴風集團與光大資本牽頭,在海外展開投資併購項目。最引人關注的便是以52億元完成對體育版權代理公司MPS 65%股權的收購,但這一巨額併購案伴隨MPS破產而以失敗告終,此後暴風集團也沒有對其進行收購。

早已資不抵債暴風集團雖然運營正常,但其虧損面早已不堪重負。

暴风集团入口处外墙显示着企业口号经济观察网实习记者丁丹/摄

來自北京市偉博律師事務所的鄧超律師向經濟觀察網記者透露,這一境外投資併購案例牽連的資本機構眾多,涉及的金額巨大,「現金流枯竭的暴風,被起訴后沒有了償還能力」,他猜測,不排除光大資本起訴暴風之後,需要有人來負責,進而篩查到了馮鑫本人身上。

午飯時間陸續有員工走出公司大門,面對前來採訪的媒體都是連連擺手表示不知情。

「一切以公司公告為準。」在經濟觀察網記者進一步與暴風集團問詢時,市場部相關人員回應稱,「目前公司經營情況正常,公司管理層也在加強管理,確保公司的穩定和業務正常進行。同時,公司積極配合相關部門調查,有消息第一時間公布。」

截至目前,有媒體援引消息人士指出,馮鑫此次被採取強制措施也與這一境外併購項目有直接關係,事涉馮鑫在當年存在行賄行為。

此前記者從BOSS直聘上看到暴風市場部及新媒體部門都發佈了實習生職位的招聘需求,當記者假裝以求職者的身份向前台工作人員諮詢時,只聽一位工作人員說,「發佈這個招聘的人已經離職了。」

前台除了兩名工作人員外,還有一名保安站在旁邊,以隨時監督是否有工作人員以外的人員入內。

隔着落地玻璃窗,經濟觀察網記者看到辦公區域內的員工們仍在照常工作,與往日似乎沒有什麼區別,只因門口處聚集了不少媒體,不時有員工望向門口看發生的狀況。

彼時,暴風集團曾回應記者,集團與暴風TV是兩個獨立運營的公司,集團雖持有後者的股權,但並不負責後者的經營狀況。就在昨日馮鑫被採取強制措施消息發出的同時,暴風集團也發佈了一份公告顯示,暴風集團主營業務為互聯網視頻業務,子公司暴風智能以互聯網電視業務為主,暴風智能將不納入合併報表範圍。

今日关键词:UZI反超王一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