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发展党支部都不能撇下农民兄弟不管-保德新闻
点击关闭

党支部莱西-啥发展党支部都不能撇下农民兄弟不管-保德新闻

  • 时间:

52岁保姆上吊身亡

李家疃包乾的第二天,村委就一下子冷清了,會計李新連百般無聊,站在窗前數麻雀。李高芝道,你這麼閑着,能弄出個什麼名堂來?干點正經事去!李新連說,如今咱還能幹點啥?村裡人都說,黨員不黨員,無非兩毛錢(當時每個月黨費是兩毛錢)。李高芝火了,農村幹部的工作說一千道一萬,都是為了莊稼漢,大傢伙不找咱們,咱們就去找他們,時間長了,照樣能把社員的心攏起來。李高芝把全村捋了捋,捋出了九戶最困難家庭。黨員大會上,李高芝號召黨員把承包多年的果樹園讓出來給困難戶,果樹園就是搖錢樹,如今樹上的果子都雞蛋大,一年的豐景就在眼前,可幾位黨員沒有二話,都舉手同意。

二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農村開始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坐落在膠東半島中部的青島萊西的農民兄弟也不例外,幾乎是在一夜間,土地都到了他們各自的手裡。周明金被調到萊西組織部后,從科員干到副部長,一直都沒離開農村基層組織這一塊。剛開始包產那會兒,周明金還是個科員,幾乎天天在田間地頭和農民兄弟泡在一起。他身材壯實,臉膛黝黑,加上對耕種也是內行,農民都願意和他打交道,說說心裡話。時間久了,熟了,村民就不把這位縣裡幹部當外人。

「三配套」建設猶如一股春風,僅幾年工夫,萊西農村局面就大為改觀。大河頭村的變遷是「萊西經驗」結出的碩果。貧瘠地薄的大河頭村,離萊西城四十余公里,坐落在萊西、即墨、萊陽三地交界,號稱是一腳踩三縣。全村的路都是羊腸小道,曲里拐彎。小雨天,村子里一片泥濘,走起路來鞋子都能被拔掉。有一天,耿式資外村的姨奶奶來走親戚,見眼前一片汪洋,驚得直喊娘。耿式資聽了,心裏想,大河村再不能這樣下去了。不久,耿式資出任黨支部書記,他拍着胸脯對周明金表態,周科長你放心,要麼不幹,干就干好,我要讓萊西經驗在這個老大難村老後進村開出花結出果來!

在開展的大調研中,周明金前前後後,跑了八百個村莊,談話近萬人次。等到周明金再見到縣委張書記時,渾身上下瘦了一圈。張書記說幾個月不見,你可掉了不少肉。倆人互相說笑了幾句,周明金就直奔主題,像後庄扶村、李家疃、牛溪埠村,黨支部作用都發揮得好。支部強不強,全靠領頭羊,每一個班子里,都有一個響噹噹的帶頭人。李高芝當書記幾十年,自己沒報銷過一頓飯錢。我們一路跑下來,深有感觸,好的村莊,黨支部發揮作用都很強,落後村莊,黨支部的聲音就很弱。在那些先進村,婦聯、青年團、民兵也都發揮了很好的作用,都是黨支部的有力助手。言畢,周明金翻開小本本,接着又說,我們總結了一個「三配套」經驗,一是以黨支部為核心,抓好村級組織配套建設;二是村民以自治為基礎,做好民主政治建設配套;三是把集體經濟當依託,做好社會化服務配套。張書記聽了,頻頻點頭,我們馬上開會研究完善「三配套」經驗,儘快在全縣所有村莊推廣。

是年,李高芝他們承包的葡萄園沒見任何收益。李老三捻着鬍子說,幸虧沒上你們的當。翌年,葡萄園有盈利。兩年後,葡萄園更是碩果累累。算盤一扒拉,每畝純收入逾八百元。

王順壽當村幹部數年,每次到鄉里開會,都自帶乾糧,有的村幹部見了就覺得好笑,老王,你們後庄扶村拔根毛,都比俺們村的腰粗,中午下館子多好?王順壽笑笑,我今天吃得香,明天父老兄弟就得戳我后脊樑。王順壽幹得歡,也幹得好。他心裏有個小九九,能走一步看十步,村裡人常說,王書記算盤一扒拉,老少爺們的日子就比蜜甜。早些年,後庄扶村就建起罐頭廠、冷藏廠、養雞場,後來又辦了麵粉廠,至今麵粉廠的機器聲還天天響。由此王順壽當上全國勞動模範,退休后還被萊西市委聘為萊西黨風廉政建設監督員。老支書雖然已經去世多年,可村集體經濟到現在還惠及家家戶戶。

那些天,我到萊西走鄉村訪農戶,恰逢盛春,到處綠樹蔥蔥,繁花灼灼,好一派茁壯的生機。步入新時代的後庄扶村、李家疃、牛溪埠、大河村等,處處充滿勃勃活力。

像後庄扶、李家疃、牛溪埠等村,形勢都很好,讓來調研的周明金很振奮。可有的村,村幹部卻成了「三催幹部」。這一天,周明金他們一路調研到了大河頭村,剛進村幾個老鄉就圍上來,其中一個老漢很敢說,政府得好好整治一下這個村,分了地,村幹部整天沒事幹。一年三百六十天,他們就干這三樣?周明金摸摸鼻子,啥三樣?老漢說,催公糧、催三統五提、催計劃生育費。幾個老鄉的話,讓周明金陷入了沉思。

五萊西沒有把「萊西經驗」畫上句號,他們一直走在不斷探索的路上。多年來,「萊西經驗」在實踐中豐富完善,在發展中更加成熟。「萊西經驗」不僅實實在在推動着萊西農村的基層黨組織建設,而且通過發揮黨組織的強大功能,有力推動了萊西地方的經濟社會全面進步。

如今,青島正在深化拓展「萊西經驗」。為了搞活一座城,陸續發起「雙招雙引」、軍民融合發展、鄉村振興等十五個「攻勢」。

李高芝笑笑,故意不言語。幾日後,十五名黨員根據承包前的約定全部退出承包,把葡萄園都拱手讓給困難戶。李家疃很多人一時沒回過神來,李高芝的老婆心疼得直跺腳,咱起早貪黑,葡萄剛賺錢了又讓出來,這算哪門子的理?黨員咋了?黨員就得吃虧?陳美英在葡萄園一聲不響坐了一上午,出來的時候眼睛紅紅的。走在街上,恰巧遇上李高芝,李高芝看看她,美英,你家也是困難戶,要不再包它兩年再退!陳美英笑笑,按約定的辦。很快,葡萄園就易主了,承包的是李老三等一干人。李老三見了陳美英有些尷尬,你辛辛苦苦養肥的雞,活生生地讓我抱走了,這讓俺咋說嘛。黨員雖都退出了承包,可還是常到葡萄園,手把手地教李老三他們護理葡萄。秋天來了,李家疃的葡萄熟了,一串又一串,甜了家家戶戶。李老三高興地說,脫貧致富,一步也離不開黨支部。

那天,見面不久,周明金就急着去做報告。

李家疃的葡萄園一下子成了香餑餑,李老三每天都到葡萄園轉幾圈,越轉越眼紅,後悔得直揪耳朵。嘴裏還發著硬,這算啥?我不稀罕!有人說,你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吧?一日,李高芝剛走進小巷,李老三就湊上來搭訕,也終於說心裡話了,說那葡萄園真饞人,像我們這些困難戶,哪怕有個幾棵也好,怪就怪我們沒眼光。

青島九聯集團的前身是村辦企業,後來企業改制,在黨員會上,有的黨員說:企業改了制,與咱沒有啥關係。王希科不這麼想,他說,企業換了新模式,黨支部更要服好務,何況咱們村還有很多人在九聯集團打工上班呢。九聯集團成立黨委后,下設五個黨支部,後庄扶村黨支部和九聯集團黨委一番摸索,最後推出「村企合一」的黨建工作新模式。九聯集團有什麼困難,涉及村裡的,比如排污、拉電、修路等,王希科帶着支部成員鉚足勁干。王希科說,村與企業唇齒相依,行不下春風,哪來的春雨?九聯集團也投桃報李,這些年反哺後庄扶村各類建設多達一億多元。

第二天上午一上班,周明金就跑到縣委書記張成堂辦公室。周明金拿出小本本,把農村當前的問題一一道來,張書記聽得仔細,末了,問周明金,你天天往下邊跑,說說你的看法。周明金道,大包干前,農民依靠集體,是向集體要實惠,現在不同了,資源在他們手裡了,村組織是伸手向農民要了,比如要公糧,收提留款。有的村幹部現在是閑話怪話一籮筐,什麼「包產到了戶,還要不要黨支部?」「分田到了戶,再也不用村幹部。」說什麼話的都有。張書記點點頭,說,這話裡有話呀!這樣下去農村基層組織建設是個問題!周明金道,我建議在全縣農村搞一次大摸底、大調研。張書記說聲好,縣委馬上統一部署下去。

李高芝當過兵,1969年退役回家不久就幹上了村支書,上任之初,他在全村大會上表決心,聲音大得像門小鋼炮。他揮着手喊道,老少爺們,我力爭三年時間讓全村人均收入達到一百五十元。上世紀七十年代,很多農村人均收入也不過幾十元。李高芝話音剛落,下面的人就笑成一團。一個老翁山羊鬍子都笑歪了,你這年輕人,嘴上就缺個把門的,真有這麼一天,咱李家疃算是燒高香了!沒承想,改革開放那一年,李家疃人均收入就超過三百元。李家疃當年是萊西最後一個大包乾的,開始有些黨員不贊成,有人說,地要是分了,還要咱們黨支部幹什麼?李高芝道,只要你心裏有父老兄弟,黨支部什麼時候都有力量!

正式調研開始后,周明金到了後庄扶村,老書記王順壽五十多歲的年紀,他拍一拍周明金的肩,一臉嚴肅地說,這回我得叫你周科長了,你是代表縣委來的,我得吐真言。村集體不能一分了之,沒了村集體經濟,就像灶膛里沒了柴火,這一大鍋水還能燒得開?俗話說得好,心裏沒譜,拉不了二胡。今天你給我句準話,上面支持不支持我這說法?周明金說,支持支持!村集體經濟肥了,黨支部才有號召力。

牛溪埠村小學的校舍年久失修成了危房,重建得搬遷,沒米揭不開鍋,唐成功屈指算算,資金缺口不小,動員村幹部每家每戶去集資,結果一個個鎩羽而歸。過去的招不靈了,唐成功很着急,也有些茫然。最初幾日,他漫無目的地在村裡轉,轉來轉去沒轉出個名堂來。李學春遠遠就喊,都說你腦子一轉就靈,今天你都轉半天了還沒計謀?唐成功眼一瞪,你有計策?李學春呵呵一笑,今天我就給你出個計策,幹部集資,村民抵觸,咱派幾個有威信的人去行不?我自告奮勇算一個。唐成功兩眼一亮,迂迴一下,打人情牌?這辦法妙!李學春在村裡厚道踏實,誰都能搭上話,頗有號召力,有人說他嘴一張,就能吐出一朵花來。唐成功一拍腦門,你再叫上王忠言。王忠言平日里樂於助人,他的媳婦王桂美是接生員,家家戶戶的孩子基本上都是王桂美接生的,誰家都對王家高看一眼。那李學春和王忠言一唱一和,不到半天就完成了兩萬多元錢的籌資任務,校舍趕在冬天前順利完工。唐成功高興之餘,腦海一亮,村裡像李學春、王忠言這樣的人物可不少,用起來,用好了,就是村幹部和群眾間的橋樑。周明金帶着縣民政局的人來牛溪埠村,唐成功問周明金,我們請農民「參政」好不好?正在喝水的周明金說,村裡有了「農戶代表」,可以大大調動群眾的積極性,工作也好開展。這話說不長時間,牛溪埠村就率先實施村民自治,還出台萊西第一個《村民自治章程》,一路執行下來,村民紛紛叫好。

萊西的村級組織配套建設成果,也就是「萊西經驗」,與周明金密切相關。作為農村基層黨建「萊西經驗」的實踐者和創新者,周明金的故事很多,也有很多話要說。那天,老周來了,呷了口水,笑道,那我就說一說。

後庄扶村大包干后,黨支部沒有袖手旁觀,帶着村民築水壩、打機井、修田渠,村裡的農田是旱能灌,澇能排,王順壽還不滿足,把科技人才請到田間地頭,引導農民科學種田。周明金在村裡東走走,西瞧瞧,不遠處一個村民正拍着巴掌唱:說庄扶,道庄扶,別看庄扶分田到了戶,一步也離不開黨支部。周明金訪後庄扶村數日,體會很深,他對王順壽說,大包干前都是以小隊為單位,村抓隊,隊抓戶,步步緊扣,現今是家家戶戶為單位,少了中間環節,一旦村組織跟不上形勢,就變成一盤散沙,村集體經濟是農民的靠山,你們村一是抓住村集體不鬆手,二是黨支部不等、不靠。王順壽點點頭,這發展那發展,啥發展黨支部都不能撇下農民兄弟不管。

一問才得知,現任後庄扶村黨支部書記王希科的老父親,竟是當年的老支書王順壽。操持起後庄扶村的大小事來,王希科一點都不含糊。王希科道,當年俺爹常說,只要你把父老兄弟都當親人了,父老兄弟就和你心貼心。從當幹部那天起,我就把這話刻心裏了。

四牛溪埠村大包干之初也有陣痛,村民好像一夜之間與村幹部形同陌路,黨支部一時孤掌難鳴。書記唐成功當過兵,走起路來大步流星。在黨員大會上,唐成功說,村民覺得咱用處不大,那咱就靠上去,設身處地為他們想、為他們干。有黨員問,咱該干點啥?唐成功道,過去咱們是統一種,統一收,大傢伙拿着工具上工就行。現在家家戶戶得自己買種子,自己購化肥,自己灌溉,到了農忙,都急得火燒火燎。一點跟不上,就誤了農時。咱們就成立個農業綜合服務站,讓父老兄弟種上「省心田」。這會開了不久,牛溪埠村陸續有了農機服務組、農技服務組、水利灌溉服務組等,還有了化肥庫、農藥庫、種子庫,真是樣樣俱全。村裡保管員李學春把服務站比喻成針線笸籮、百寶箱,農民需要啥,就來拿啥。

三同後庄扶村一樣,李家疃村離縣城也不遠。周明金騎着單車往李家疃村趕,一進村委,見村支書李高芝正端着大茶缸子喝水,就笑他,喝個水聲音也這麼大!李高芝說,村裡有個單身漢,快四十歲了,這個媒婆我得來當,這不,跑了些日子,成了!周明金道,黨支部書記當媒婆,當得好!黨支部要和父老兄弟臉貼臉、心貼心,你為他們考慮得越周到,他們越能聽號召!李高芝說,周科長,無論農村咋改革,黨支部的火什麼時候都要燒得旺旺的,不能自個降溫,涼了群眾的心。周明金點點頭,黨支部就得是一個經得起摔打的堡壘!

說著,他很快就走遠了。製圖:蔡華偉

大包干后,空閑的社員一下子多了,有的蹲在牆根擺「龍門陣」,有的吆五喝六打牌。這些人大都是困難戶,得讓他們走上致富路。李高芝又動起腦筋,不久,李家疃就新植幾百畝的葡萄園,黨支部成員分頭動員群眾承包,東家勸,西家說,一個個都吃了閉門羹。天剛傍晚,李高芝到了李老三家,說來說去沒說動,還煩得李老三直翻白眼,李書記,現時俺們自己做主,你們就別枕着扁擔睡覺——想得寬了!李高芝也是火爆脾氣,氣得直想蹦幾個高,瞪瞪眼又忍住,出了門邊走邊拍腦瓜子想,是啊!剛栽下的葡萄一兩年內不僅沒收成,還得搭上錢加工夫,沒有人接茬也不能怪大家,咱光憑一股熱乎勁不行,不能讓群眾吃虧呀。李高芝拍幾下腦袋,拍出了主意,他信步走到黨員李河修家,老書記,火車跑得快,全靠車頭帶,咱們先得給群眾打下個光景來,有基礎,不愁他們不接手。咱們帶頭包,我先算一個。李河修摘下嘴裏的煙袋鍋子,說,我跑的那些戶也是這態度,高芝,承包的事也算上我一個!在李新連家,李高芝剛說完承包的事,李新連的老婆就對着丈夫又是咳嗽又是擠眉弄眼,意思是不參加。李新連道,你把眉毛擠掉咱也不能拖後腿,大小我也是個幹部。這一夜,加上婦女主任陳美英,一共有十五個黨員報了名。李高芝走在街上,心裏一陣輕鬆,覺得一條路都鋪滿了月光。

他邊走邊笑道,我這寶刀還不算老吧?!

第二天一大早,周明金就騎車下鄉,在田間拐幾個彎,看到一個老農在放羊,嘴裏正哼着歡快的小調,周明金把單車放在田埂上,走過去說,大爺,放羊呢?你這羊個個都一身好膘。大爺見有人誇他的羊,嘴角都笑咧,他打量幾眼周明金,說,看你這模樣,是個莊稼地里的好把式。兩人說著就蹲在地頭的樹下拉開了呱,你一言,我一語,越說越熱乎。周明金說,地分了,好像村幹部沒事幹。老大爺一拍膝蓋說,這話說到點子上去了。過去幹活得讓隊長攆,上工得用喇叭催,現在是老老少少天不亮就在地里忙,天黑透了才往家裡趕,這樣種的莊稼能不高產?就說我吧,幾畝地全家人一鼓作氣就幹了,空閑工夫再養群羊,小日子芝麻開花節節高!就這樣下去,我看村幹部都成擺設了。大爺說到這裏,扭頭看一眼周明金,笑了笑。周明金聽了,心裏有點沉重。辭別老大爺,周明金騎上車子又連着跑了幾個村,正是酷暑,身上衣服都濕透了。他一路下來,聽到村幹部的不少牢騷話,有的說,現在黨支部說話不靈了,拍個巴掌都沒人聽。有人道,大包干前咱啥都管,現在咱不知再管啥,照這樣下去村幹部還能幹啥?

周明金也應邀正四處介紹「萊西經驗」呢。

「萊西經驗」的核心是為人民服務。牛溪埠村書記唐成勇,是個七〇后,很有些「闖勁」,有當年老書記唐成功的風範。不久前,一對在外打工的中年夫妻跑進村委會,男的叫林連峰,女的叫王福紅。王福紅一進門就開了腔,說買了鄰居的房子要過戶,打聽了一下,一是得有左鄰右舍的身份證,還得再跑國土所。說到這王福紅急得流了淚,俺兩口子在工地上請了假,包工頭急着讓回去,這個證那個戳,得跑到什麼時候才算完?!值班村幹部說,這個事不歸我管,你得去找會計梁華風。梁會計偏偏不在,電話一時沒打通,兩口子急得團團轉。這讓剛進門的唐成勇看到了,心想,一些農民兄弟出來辦事是兩眼一抹黑,得有村幹部帶着辦才好。唐成勇接着就開了一個會,會上說,現在很多村民在外打工,回來一趟不容易,咱們給他們解決後顧之憂,讓他們騰出時間去多賺錢,對其他在家的村民也一樣。很快,牛溪埠村建立了「首問責任制」,以後再有村民來辦事,接待者要第一時間找到責任人,由責任人全程幫着辦理。唐成勇說,咱們就先從林連峰買房的事辦起。這事歸梁華風管。梁會計一馬當先,當天晚上就把證件送到了這對夫妻手中……

後庄扶村黨支部上世紀八十年代創辦的麵粉廠,至今仍然蒸蒸日上,從建廠到現在,都由黨支部負責。2018年創收不少,兩千多人的村莊,人均純收入逾二點二萬元。一些商家見後庄扶村的麵粉廠成了氣候,都想挖「寶」,還有的建議「改制」。但王希科就是不動心,他說,咱後庄扶村不能沒有村集體經濟!村民王恆傑住院刨去新農合報銷這塊,自己還花去一萬多元,回到家中,村裡很快給他報銷了餘下部分。王恆傑道,說千道萬,黨支部就是咱的好靠山。

土地到了戶,農民的幹勁大漲,第一年就迎來大豐收,農民兄弟眉毛都笑開了。可周明金心裏不踏實,上一次開農村幹部會,有位村支書在底下發牢騷,說了句順口溜:地分了,單幹了,黨支部也就靠邊站。周明金聽了心裏不禁一緊,說,誰還有這樣的話,都說出來聽聽,大家都笑笑不再吭聲,可周明金把這事牢牢記在心裏。

時隔不久,中共中央組織部、民政部、共青團中央、中央政策研究室、全國婦聯聯合在萊西召開全國村級組織建設工作座談會。「萊西經驗」由此走出這個小縣,在全國農村紮根生長。

幫錢幫物,不如有個好支部。沒幾年工夫,大河村就成了富裕村。在全體村民會上,耿式資說,咱們不能再讓大河村邋裡邋遢下去了,大幹一百天,讓大河村舊貌換新顏。全村上下,一呼百應,都是義務勞動。男女老少齊上陣,肩挑人抬,挑燈夜戰,幾個月下來,大河村就有了「五縱六橫」的大街。又一年後,大河村變成了花園村。

一老周這些日子在忙着作報告,風風火火,走路也帶着一股子風。這老周就是周明金。2018年,在黨中央、國務院表彰的全國一百名改革先鋒中,周明金是基層組織戰線的唯一代表。2013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到山東視察工作時說,發端于萊西的村級組織配套建設,在全國起到了很好的示範引領作用。

山東省委、省政府把「萊西經驗」向全省做了推廣。萊西農村遇到的問題和困惑,在全國很有普遍性。為了把「萊西經驗」推向全國,中組部先後兩次派人到萊西調研,民政部還成立「國家萊西村級組織建設經驗考察組」,對萊西進行全面深入考察。

今日关键词:李嘉欣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