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家人重庆-红军烈士周吉可的大女儿 周美瞻:父亲连自己的命都不要-零壹财经

  • 时间:

帝吧出征香港

△紅軍烈士周吉可家書「請你們原諒我,以後我是很少與家庭寫信的。現在總是不能回家,有信無信都請不必對我挂念,你們也不必與我寫信寄來,有書信往還,反轉令你們對我倍加懷念。」

自6月11日「記者再走長征路」主題採訪活動啟動以來,中央廣播電視總台的採訪團踏着紅軍長征的足跡,走過了江西、湖南、重慶、寧夏等13個省、市、區。一段段發生在80多年前的長征故事,再次躍然于紙上和鏡頭裡,給我們帶來了心靈的震撼和精神的啟迪。一路走來,央視記者也搜尋到多封長征書箋,這些已經泛黃的紙張上,記錄著許多不為人知的感人故事。今天我們就來重讀一位紅軍烈士的長征家書,在這封家書的背後,有着兩個女兒跨越半個世紀的尋父故事。

紅軍烈士周吉可的大女兒 周美瞻:父親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什麼東西都不要,一切都是為了革命。首先是把國家、把人民放在首位,上有老母下有妻兒,但是那都是自己的小家,小家要服從於大家。不是大家的努力,就沒有今天幸福的生活。所以如何把我們國家建設好,永遠立於不敗之地,這是我們這一代人的希望。

紅軍烈士周吉可的大女兒 周美瞻:我小的時候我們玩一個玻璃玩具,那時我大概四五歲了還不知道這是什麼,我媽媽說是父親給我們買回來吃煉乳的奶瓶。這才知道,以前都不知道。從那個事情來講,深深體會到父親還是最愛我們的,不是說不管我們,把我們拋棄了。我母親對於父親只是盼望和等待,母親苦苦等了40年,到最後去世都不知道丈夫下落,我很同情我母親。

(央視記者 馬力 王帥 黃石台 重慶台)

在周吉可寫下家書後的半個多世紀,兩個女兒輾轉上海、湖北、江西多地,發過尋人啟示,去過部隊,查過檔案館,只想找到父親的下落。直到1983年,在重慶合川的一次黨史徵集座談會上,有人提到了50多年前,在上海的入黨介紹人是周吉可。沿着這個線索,周美瞻找到了父親曾經的老戰友,最終證實了父親在1935年秋長征途中穿越草地時犧牲,當時年僅29歲。

△紅軍烈士周吉可家書「母親,請你們相信,我不是一個無感情的白痴和缺少理智盲動青年。希望你們相信,我有我的偉大的事業,不要對我過於擔心和幻想。更誠懇地請求你們,堅決地執行我對家庭每個人的計劃,這才是家庭的光明和遠大的前途。」

(編輯 張慧彬)

這是紅軍烈士周吉可在1930年3月寫給家人的信,這也是他留給家人的絕筆。那一年,時任中共上海滬西黨組織負責人的周吉可,在寄出一封家書和一張照片后,就被中央派往湘鄂贛蘇區,之後便再未和家人聯繫。在鄂東南,周吉可寫海報、印傳單,廣泛宣傳紅軍主張,參与組建紅十五軍,后北上鄂豫皖蘇區,擔任紅四方面軍政治部秘書長,轉戰于鄂、豫、陝、川。

1940年,14歲的周美瞻離家求學,臨行前祖母把父親的這封家書和照片交給了她。之後的日子里,她四處打探,但只是打聽到父親參加了革命,其它一無所獲。從小到大,周美瞻只能靠這封家書來認識自己的父親,等待父親的音訊。

1988年,民政部為周吉可頒發了烈士證明書。半個世紀的尋找,讓周美瞻終於打開了心結。如今,她也已經93歲高齡,在她的心中,父親的形象是用一輩子的時間去勾畫,父親的精神也在用一輩子的光陰來體會。

△紅軍烈士周吉可家書在這封長達12頁的家書中,周吉可給家庭成員制定了詳細的計劃,他說服母親賣掉田產送子女求學,讓姐姐和妻子通過讀書進入工廠,自食其力。按照家書上的叮囑,周吉可的妻子靠做針線活供兩個女兒讀書,歷經戰火也從未放棄。1947年,周美瞻和妹妹一同考入當時的國立女子師範學院。後來姐妹倆以不同的方式加入革命隊伍,一個進入重慶市委工作,另一個入伍參軍,保家衛國。但她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心結:父親到底去了哪?為什麼再也沒有聯繫過家人?

在這封家書中,周吉可多次向家人表達告別之意,「有信無信都請不必對我挂念」。而為了堅守組織秘密,他不惜用善意的謊言安慰家人。

△紅軍烈士周吉可家書「我現在準備很忙,決定於日內同友人赴北京再轉道滿洲,伺機經日本到歐洲去再為深造,請你們對我勿念吧。」

原湖北省陽新縣檔案局局長 曹仕力:周吉可他是一個成熟的共產黨人,同時嚴格遵守黨的紀律,在這封信中他沒有絲毫透露我們黨的任何信息。他不能說我到紅軍中去,去幹什麼呢?謊稱去留學,繼續學習。非常婉轉地告訴家庭,可能很長時間不能回來。在家與國這一塊,他選擇他要實現他的理想。

周吉可出生在重慶合川一個富裕家庭。受「五四運動」的影響,初中時期他就組織讀書會,宣傳列寧思想;1927年,他加入中國共產黨;次年前往上海開展地下工作。離開家時,他的小女兒剛剛滿月,大女兒也只有一歲半。在女兒周美瞻的童年記憶里,父親的念想就只有一個奶瓶。

得知這個消息,周美瞻多年來的委屈一掃而空,年近六旬的她跑到母親墳前哭訴,告訴媽媽,父親其實從來沒有拋棄家人,而是獻身革命。

紅軍烈士周吉可的大女兒 周美瞻:這時我也理解了父親,我覺得像他們那時都是很不容易的。好多人那時候離家(參加革命),家裡人都找不到他們的下落,他們連姓名都沒留下的,犧牲的烈士還有很多。我以前心裏面覺得很委屈,我現在覺得我是不幸當中的最幸運的人,應該很好地教育子女下一代,讓他們更好地為國家多做貢獻。

紅軍烈士周吉可的大女兒 周美瞻:我們是提前畢業的,1949年那時是激情燃燒的歲月,都是積極想參加革命工作,還有一個想在革命隊伍裏面能夠了解父親的情況,找到父親。

今日关键词:沈吉线全线封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