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并不是今年广州第一次对汽车增量指标松绑-德宏新闻
点击关闭

广州汽车-这并不是今年广州第一次对汽车增量指标松绑-德宏新闻

  • 时间:

李心草溺亡通报

不知從何時開始,指標成為一種需要「屯着」的東西。要說二手車販子出於生意需要屯號仍屬情理之中,可更普遍存在的狀況是像我太太這種家裡車足夠用,平時不開車,手頭上一時沒閑錢買車的人不知道為什麼也都在搖號。

尤其是我所身處的廣州。9月29日,十一黃金周的前兩天,廣州市交通運輸局在發佈通告,決定在2019年9月份額外增加一次中小客車普通車增量指標搖號活動,以搖號方式配置普通車增量指標10000個,其中單位指標1000個,個人指標9000個。

坊間對搖號一事有這個說法——「要麼3個月中籤,要麼3年都不中籤」。

最簡單的例子,我一位北京工作的同學在雍和宮附近租一居室月租6500元,與此同時,在廣州與珠江新城只有一橋之隔的楊箕村租兩房一廳只要3000元。當你花不到一半的價錢,住着一間上班只需要踩10分鐘單車就能到公司的房子,車的存在價值便不再是舉足輕重。

事實上,這並不是今年廣州第一次對汽車增量指標鬆綁,早在6月份的時候,廣州市交通運輸局就宣布自2019年6月至2020年12月增加10萬個中小客車增量指標額度,使得當月廣州車牌競價最低成交價一度跌至14100元。

經歷過10年亞運會單雙號限行,到後來限牌,開四停四,不論新舊廣州人,他們在沒有車的日子里依舊過得滋潤,皆因廣州需要用車解決的問題比其他大城市要少得多。

當中固然有客觀原因,一方面不少4S店趕曾在7月1日之前清理國五庫存車,如今國六車型上新不久,缺乏優惠力度,使得不少市民購車持觀望心態。

有人耐不住寂寞,通過競價的方式圓了汽車夢,有人則在日復一日的等待中,期許着雙手握上夢寐以求的方向盤那一刻。總之在「限牌令」的影響下,這些年,這些地方的人心裏,滋長出從未有過的汽車消費熱情。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autocarweekly。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值得注意的是,這次增量的指標和以往搖號指標有效期為一年有所不同,有效期至2019年12月31日,似乎是為促進廣州第四季車市消費而度身定製。

當時我寫了《感謝城中村,讓廣州成為最容易開上車的城市》一文,感慨城中村文化孕育出的佛系性格,造就了廣州「最容易買車的一線城市」的身份。

然而十一期間有記者走訪廣州的汽車市場,發現市民的購車熱情並不如想象中高漲。在一家日系品牌4S店裡,雖現場看車的客戶絡繹不絕,但4S店負責人向記者談到,今年10月1日至6日店內銷量為僅為82輛,與去年黃金周的244輛相去甚遠。

時至今日,「限牌令」再度讓步,令廣州的購車門檻進一步降低,按理說是「十棟樓收租依然每天準時開大排檔」的本地居民喜聞樂見的事情。

文|衣櫃一座城市的汽車消費能力,不外乎與經濟狀況,市民可支配收入,用車成本以及公共交通是否足夠便利這幾種因素相關。

作為一個廣州人,我相信即便在廣州人心裏車再重要敵不過一籠燒賣,也不至於將指標擱着過期白白浪費了。所以那10000個額外指標,不出意外皆會在今年結束之前轉化為2019我國汽車總銷量的一部分。

單位和個人無需另行申請參加本次搖號活動,2019年9月8日前報名參加9月份增量指標搖號或競價活動並且尚未中籤的有效編碼,全部自動轉入參加本次普通車增量指標搖號。

所以當你問一個廣州人買車重要嗎,他會毫不猶豫告訴你是重要的,倘若你接着問比吃還重要嗎,能為了省錢買車忍受一年不吃宵夜嗎,多數情況下他都會回你一句「痴線」。

汽車無疑是定義良好生活的關鍵要素之一,尤其在一般大城市裡,沒車似乎是一個很大的問題。然而在廣州這個解決距離問題所需成本不那麼高的大城市中,汽車,尤其多餘的汽車帶給人們帶來的幸福感是極低的。我們在定義什麼是發展的時候,總習慣把錢放在首要位置,於是有錢自然就理應買車。而現在越來越多人醒覺發展應該是多元化的,人的尊嚴、幸福指數陸續成為更被重視的考核標準,廣州的職場收入遠不及北京和上海,但廣州人享有的環境在我看來比北京和上海好太多了。好比廣州的霧霾不如北京嚴重,那麼一個廣州家庭也就不需要再花多一筆錢購置空氣凈化器,想滿足口福廣州人會凌晨十二點在番禺大排檔等一鍋新鮮的豬雜粥,同樣是排隊,在上海興許就換成米其林餐廳了。

另一方面,9月額外增加的10000個增量指標是9月30日才公布中籤結果,很難指望這10000個指標在短短一周內就買車上牌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

這或許正是汽車消費能力和汽車消費熱情之間關係出現裂縫的原因:經濟騰飛的時候,一切都是剛需,待熱潮退去才發現,原來我們不是那麼的需要買車。至少我所在的廣州給出了這樣的回答。

只是汽車消費能力和汽車消費熱情之間的等號關係,已然不像過往那麼牢靠了。

只不過當撤銷「限牌令」的呼聲越來越高,甚至一些限牌城市已經逐步放寬汽車增量準則,汽車消費能力得到鬆綁之後,隨之而來的反而是一部分人的汽車消費熱情也跟着垮了。

言下之意的意思是,車買不買不重要,先把號搖了再說。就拿我剛拿到駕照的太太來說,領駕駛證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搖號,即使我和她兩家加起來已經有3台車。

畢竟在廣州人眼裡,比買車更有熱情的事,可多得去了。

當然也存在例外,我指的是包括北京、上海、廣州、天津、杭州、深圳、海南、貴陽(已於9月解除限牌)在內的8個限牌省市。出於治理擁堵或是治理空氣,「限牌令」為這些地方的汽車消費能力蓋了一層天花板,以至於市民的汽車需求一直處於高壓狀態。

我有幸是搖號3個月便中了簽的,身邊大部分朋友則是搖號3年以上未中籤的那一撥。但不管是我還是我那些沒中籤的朋友,家裡本都是有車一族。

今日关键词:重庆大学校方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