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是因为贾跃亭才不愿意投资FF-泸溪新闻网
点击关闭

福康公司-投资人是因为贾跃亭才不愿意投资FF-泸溪新闻网

  • 时间:

华中第一楼停工

畢福康:我來了三個星期了。但你可能不相信,我們認識好幾年了。2015年他就想勸我來做FF,但那時我已經決定自己創業,創建了拜騰汽車(所以婉拒了他的邀請)。不過我們一直保持着聯繫,我也始終關注着FF的進展。這是一家技術產品都很出色的公司,或許有時企業執行力存在欠缺,但依然有着巨大的潛力。所以當幾個月前賈躍亭再次聯繫我的時候,我開始認真考慮接手FF的問題。

畢福康:正如我說的,當他決定讓出CEO職位,把權力交給我的時候,他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缺陷。他的確很有遠見,對產品也有熱情,是一個互聯網創業者。而我在汽車行業做了幾十年,資歷證明我知道怎麼做出好車。我們是非常契合的組合。

畢福康:是的。FF91不是面向大眾市場的,這是一款非常豪華的頂級車,可以展示我們的技術實力,但價格也會非常昂貴,售價會超過20萬美元。我們會在明年第三季度開始交付FF91。同時,我們也會加速推進FF81這個項目,這是一款走量的車型,目前規劃是明年年底推進到Gamma上路測試版,並在2021年底正式發佈。

新浪科技:有人說賈躍亭適合做投資,他總能看到未來的技術趨勢,但他的管理和執行力卻不足以運營一家公司。你怎麼看?

畢福康:他不是汽車行業的人,他是互聯網領域的人,這就是他需要我的原因。我負責做出設計典雅、可靠強勁的硬件產品,他負責車的軟件部分,負責給車帶來數字化和智能化。我們可以有完美的組合,給FF用戶帶來未來汽車的全新體驗,而不僅僅是硬件。其他公司可沒有這樣的組合。

新浪科技:這好像是賈躍亭的想法。

Kranz)都曾經是寶馬汽車高管,和畢福康曾是同事。他們兩年前曾經深得賈躍亭信任,但關係徹底鬧翻。賈躍亭指責克勞澤想取代自己,阻礙融資,還挖走FF大量核心員工。而克勞澤反駁說,投資人是因為賈躍亭才不願意投資FF。)

畢福康:艾康尼克是一家有着遠見的公司,但要實現遠見需要全球視野,需要在中國和美國兩地運營。而現在的大環境不太樂觀,不利於這種戰略執行,所以他們後來進行顯著調整,和當初找我過去的時候完全不同了。我接受這種變化,但決定離開。

怎麼評價賈躍亭?新浪科技:你認識賈躍亭好幾年了,那對他印象如何?

新浪科技:你覺得FF還需要多少錢才能讓FF91量產?

畢福康:目前還沒有。我們很清楚一點,要讓FF成功,我們兩個就必須密切合作,做各自擅長的事情。在我加入FF之前,我們非常開誠布公地討論了FF所有的戰略規劃和運營執行,在達成完全一致之後我才做出決定。未來的事情誰都不好說,但我們至少就這些達成了共識。

畢福康:他們都和我在寶馬共事過,我和克蘭茨也是好朋友。但就我所知,(他們鬧翻的)那個時候,賈躍亭並沒有準備辭去CEO職位,不打算讓出運營決策權力。但情況和兩年前不一樣了,他現在決定要讓出位置。我加入FF的一個前提條件就是,我對這家公司有完全的權力。(賈躍亭辭去CEO)我覺得這是他做的正確決定,或許他花了一些時間才達成這個想法。這麼說吧,賈躍亭把FF完全交給我來管理,我才是FF的CEO。但我也會聆聽他的建議,尤其是在車聯網方面。

畢福康:他是首席產品和用戶體驗官,做他所擅長的事情,比如說用戶體驗。

新浪科技:和拜騰一個價位?畢福康:是的,不過我們對標的是特斯拉Model 3。

為什麼加入FF?新浪科技:你到洛杉磯多久了?賈躍亭是怎麼說服你來執掌FF的呢?

新浪科技:那麼艾康尼克呢?記得你入職的時候說那代表着出行的未來。

新浪科技:你和賈躍亭有過意見分歧嗎?

畢福康:這是基於我的個人信譽和職業生涯。FF有很強的願景、產品和技術,但欠缺的是執行和運營能力。而這是我所擅長的,我過去的職業生涯證明了這一點。

我才是FF的CEO新浪科技:你不擔心被踢出局嗎?你之前兩位寶馬同事最後都和他不歡而散,還要鬧到訴訟。(介紹一下背景:FF前CFO斯特凡·克勞澤(Stefan

最重要的是,賈躍亭在FF上投入了巨大資源精力。現在他辭去了CEO職位,把工作交給了我。因為他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在管理和運營方面存在着短板。知道自己的缺陷,讓出管理位置,為公司着想,這是負責任的表現,我對他抱有很高尊重。我們也是好朋友。

新浪科技:兩次。(2017年和2018年FF兩次陷入資金困境,幾乎破產)

FF新任CEO畢福康——「你知道自己的中文名字嗎?」

畢福康:FF和九城達成了在中國組建合資公司的協議。他們承諾要投資最多6億美元資金到合資公司中,現在還在籌集資金中。

新浪科技:你們把總部都賣掉了,還有哪些資產呢?

畢福康:我說了你可能不信,但FF依然有強大的人才儲備。當一家公司陷入困境的時候,那些降薪依然在堅持的員工,是真正相信公司前景的人。現在堅守FF的人,都是極具激情和夢想的人,如果不是的話,他們早就離開了。當然,我確實需要重新組建團隊。當我來到FF之後,很多人都在Linkedin和微信上聯繫我,詢問能否再回來工作。我相信只要度過困境,他們都會回來的。

畢福康:我們給意向投資人展示了量產FF91以及在2021年上市的計劃。我不能說具體還需要多少錢,但會顯著低於10億美元,或許只要幾億美元。

Future(以下簡稱FF),出任這家負面纏身的創業公司CEO,成為賈躍亭的最新合作夥伴。過去三年時間,FF已經兩次陷入破產邊緣,和投資人撕破臉,員工大量流失,新車發佈兩年半依然無法量產。

新浪科技:我不想太直接,但FF一直在破產邊緣掙扎。

畢福康:我們並沒有確定價位。但FF81的目標競對是Model

新浪科技:那就是沒給FF美國投資對吧?

新浪科技:那你做CEO,他現在做什麼工作呢?

新浪科技:你覺得他真的懂車嗎?

新浪科技:FF曾經有過很多出色的人才,也積累了很多出色的技術,但經歷兩次財務困境之後,很多人都選擇了離開。(FF員工已經從1500人急劇下滑到不到600人,洛杉磯總部目前只剩下不到300名員工。)

——「當然知道,畢福康嘛。那是拜騰的人給我起的。我還知道中國有個名人叫老畢。」

畢福康:我們在加州Hanford有一個工廠,現在並沒有生產。我們購置了設備,也造出了預產車。按照計劃,這個工廠會在明年第三季度小規模量產,不過是非常低的手工打造產量。之後我們會在2021年底逐漸把產量提升到每年1萬輛。這隻是第一階段,在進行後續投資之後,這個工廠的產量將達到每年10萬輛。

畢福康到底在想什麼,他真的信賴賈躍亭,相信自己能救活FF嗎?面對新浪科技的追問,這位在寶馬汽車工作了二十多年的老將如此道來。而他的自信笑容背後,是FF略顯空蕩蕩的辦公室。

S,所以定價應該超過8萬美元吧。我們的產品戰略是從高到低的,所以再接下去還會有FF71。FF91和FF81是高端平台的車型,我們還有面向中端市場的新平台,FF71就是來自這個新平台,會是一款價格親民的產品,主要由FF在中國的團隊來打造。FF71的定價大致會在4.5萬美元左右。

新浪科技:好吧,談談你們的加州工廠。

畢福康:我們設想的未來汽車體驗並不完全是為了駕駛打造的,更要專註乘坐方面的體驗。如果你在北京和洛杉磯這樣的大城市就知道,人們每天要花多少時間在車上,我們的車要讓他們享受在車上的時間,而不是僅關注駕駛體驗。我們的車非常專註寬敞空間和乘坐舒適,FF91的座位就像是飛機頭等艙的;此外,無縫的數字化生態和娛樂內容也是我們關注的重點。

畢福康:我們一直保持着聯繫,上周三才和克蘭茨吃過飯。你可能不相信,我很清楚兩年前他們和賈躍亭之前發生了什麼,但這並沒有阻止我來到FF。我看中的是FF的潛力,我也相信自己可以成功。

還有新車要上市新浪科技:你們還計劃發佈新車FF81?

畢福康:我也是這樣想啊。(笑)

畢福康:我們在洛杉磯還有其他地產。此外,FF的知識產權也是可以用來抵押的。我們有電動車行業最好的電池和電機技術。光是這些專利技術就價值數十億美元了。

新浪科技:那你和拜騰另一位聯合創始人戴雷(Daniel Kirchert)的關係如何?

新浪科技:過去四個月你換了三家公司,拜騰、艾康尼克以及FF。能問下你和拜騰是怎麼回事嗎?

還要再融幾億美元新浪科技:好吧,那FF現在還有多少錢,還能撐多久?

畢福康:我們這不是還沒破產嗎?不可否認,FF經歷了很多困難時刻,面臨著財務困難。

畢福康:我們打造的是開放平台,不只是樂視內容,也向其他內容娛樂提供商開放。我們正在和很多合作方進行商談內容。但最關鍵的是如何打造這樣一個汽車生態平台。這是我們現在要做的。

畢福康:賈躍亭是個很好的人。他是個成功創業者,打造了一度價值數十億美元的樂視。他很有夢想激情,對產品有很大熱情。我也是個愛產品的工程師。所以我們有共同的化學特性。賈躍亭在中國有很多粉絲,我知道對他的評價是兩極分化的,很多人不喜歡他,但他依然還有不少粉絲。我在中國呆了三年,我知道這一點。他是遭受了很多挫折,但我覺得他是個負責任的人,他正在努力處理這些問題,清償他的債務。

新浪科技:你們和第九城市的合作有帶來資金嗎?

更令人吃驚的是,僅僅四個月後,他又加入了深陷財務困境的加州電動車公司Faraday

新浪科技:最後一個問題,電動車行業目前只有特斯拉成功了,幾乎所有創業公司都面臨著資金困難。你是否覺得這個市場未來是屬於德國和日本汽車巨頭的?他們在資金實力、技術儲備、組裝製造、供應鏈和生產成本都有着無可比擬的優勢?

新浪科技:FF81會是什麼價位呢?

對德國人畢福康(Carsten)的採訪是在這樣的歡樂氣氛中開始的。這位前寶馬汽車i8電動車項目主管三年前從慕尼黑來到中國,和另外一位德國汽車高管共同創辦了電動車公司拜騰。但今年4月,他卻黯然離開自己親手創辦的公司,選擇加入了另外一家中國電動車創業公司艾康尼克(Iconiq)。

畢福康:你說的對,但並不全對。如果你說的是電動車,那麼說的是事實。當寶馬、奔馳、大眾下決心要做電動車的時候,他們的確可以做出高品質電動車。但是單賣車並不掙錢,寶馬的利潤率只有6%,大眾車型可能會更低。所以在我看來,汽車行業的未來業務模式並不只是賣硬件,而是通過汽車生態的服務來掙錢。而這個模式是傳統汽車巨頭所沒有的。他們規模太大,調整不了業務模式。

新浪科技:這些都是你帶來的變化嗎?

畢福康:目前還沒有。九城還在給這個項目融資中。(FF公關補充說,九城支付了一筆關於中國合資項目的先期保證金。)

新浪科技:數字汽車生態?這聽起來是幾年前樂視汽車打造的概念。但現在樂視和賈躍亭沒什麼關係了。

Klause)和CTO烏爾里希· 克蘭茨(Ulrich

畢福康:這麼說吧,我從零開始,把拜騰打造成一家擁有1500人的公司,在慕尼黑進行設計,在硅谷進行研發,在南京設置供應鏈,致力要做一家國際一流車企。但後來中國國企一汽集團作為投資者進入了公司,我意識到公司發生了一些顯著變化,尤其是戰略方向上更加側重中國本地。這種變化和我的戰略思維不太相符,所以我最終決定離開。

FF還不會倒閉新浪科技:那你心中的未來汽車是什麼樣的?或者說你想打造怎樣的FF汽車體驗?

新浪科技:冒昧問下,你決定和賈躍亭合作之前,和這幾位前同事聊過嗎?

畢福康:是的。但是哪家電動車公司沒有遭遇財務困難呢?上市的特斯拉都是虧損嚴重,中國的蔚來和拜騰也都遭遇了資金困難。這是很正常的。關鍵是你有沒有戰略可以走出困境。我可以告訴你,自從我來到FF之後,有很多投資人都來主動聯繫我了,情況已經有了很大改變。我現在很大一部分工作就是和有意向的不同投資人接觸,我相信我們會解決資金問題。

畢福康:我們之間是職業關係。

畢福康:我們還有足夠的資金可以維繫運轉幾個月。目前的資金消耗也不大,因為我們已經大幅削減開支,而且我們也有計劃走出困境。我們之前通過抵押貸款籌集了一些資金。此外,我們正在推進股權融資。

今日关键词:2020年高考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