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成本关注-自主零部件企业机遇更多还是挑战更多-鞋业新闻

  • 时间:

北京国安

經歷了連續數月的產銷下滑,多數車企利潤出現縮減甚至虧損。最新數據顯示,長城汽車、長安汽車等車企2019年上半年利潤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不僅如此,「車市寒風」已經由前端滲入到整個產業鏈之上。烈烈寒風下,莫說汽車零部件領域的小企業們「瑟瑟發抖」,連大企業也高傲不起來,為了熬過寒冬,也是該裁員裁員,該關廠關廠。

被关注就是好事儿!

當然,車企之所以增加對自主零部件企業的關注也並不僅僅是因為外部環境的壓力,近幾年,自主零部件企業取得的一些成果也拉高了業界的預期。舉例來說,根據《美國汽車新聞》(Automotive News)最新發佈的2019全球汽車零部件配套供應商百強榜,入圍的中國企業數也逐年增加,在今年的榜單上,共有7家中國企業上榜,其中包括延鋒、北京海納川、中信戴卡、德昌電機、敏實集團、五菱工業以及安徽中鼎密封件股份有限公司。

乘聯會數據顯示,7月份,全國乘用車市場零售148.5萬台,同比下滑5%,環比下降15.9%,今年1-7月狹義乘用車零售下降8.8%。儘管由此來看,7月零售下滑幅度小於年累計幅度,但僅下滑幅度的有限好轉顯然並不足以讓其中企業放下對接下來處境的擔憂。

自2018年秋季開始的「車市寒風」依舊沒有停歇。

機遇與挑戰向來相伴而行。在此次調研中,針對「您認為在新能源和自動駕駛驅使下,自主零部件企業機遇更多還是挑戰更多?」這一問題,37%參与者認為機遇更多,而52%人士認為挑戰更多。不難推斷,對於寧德時代等新興領域零部件企業來說,有挑戰,但機遇似乎更多,但對於傳統自主零部件企業來說,則可能挑戰更多,畢竟除了車市下行的壓力,電氣化和智能化轉型要求企業在資金、研發等方面具備足夠的實力,這註定是一場淘汰弱小的戰役。

而如今,車市下行,自主零部件企業所面臨的挑戰雖不言而喻,但換個角度來看,隨着車企利潤壓力增大,這可能會使得車企對更具成本優勢的自主零部件企業投以更多關注,部分自主零部件企業或可藉機突圍。

近期,在相關調研中,針對「您認為車企接下來是否會增加對自主零部件企業的關注」這一話題的調研結果顯示,67%的參与者認為車企接下來會增加對自主零部件企業的關注,僅有12%的人認為不會增加關注。

從此次調研結果來看,在汽車核心部件中,自主零部件企業在發動機、底盤、車身、變速器這些傳統汽車零部件方面均取得了進步,其中車身以及發動機方面的進步為更多參与者所認可,不過總體來看,這些方面的進步還不夠突出。相比較而言,更多參与者認為自主零部件企業在電氣設備、三電系統以及ADAS方面的進步更快、更明顯,並且自主零部件企業接下來也更有機會在這幾大方面實現替代。

以自主零部件企業為例,儘管你可能不願意承認,但長期以來,由於技術上與外資零部件企業的差距,自主零部件企業的存在感一直不強,即使在積攢了一定的實力之後,車企們所給予的關注也似乎遠遠不夠。簡而言之,對於自主零部件企業來說,「不怕人家看不上,真正怕的是人家根本不去看」。

無論所因為何,當整車企業增加對自主零部件企業的關注,就意味着其有機會獲得更多的配套機會或者是整車企業的培養,而一旦有了機會,他們成長的速度也將更快。在此次調研中,針對「您認為是否會有自主零部件企業藉機崛起」這一問題,近7成人士認為「有,但是數量較少」,也有近2成的人士認為「有,並且數量很多」。不管是多或是少,可以確定的是,部分自主零部件企業確有機會「虎口奪食」。

可以看出,在傳統汽車零部件方面,中國做的最好的是車身內外飾,其次是動力系統,其它板塊的銷售額都較低。這與此次的調研結果也相對一致。

而當車市下行,車企的成本以及利潤壓力較以往增大。在這一情況之下,除了現有零部件供應商成本的下壓,自然還要尋找更具成本優勢的供應商,這時候,自主零部件企業自然會在候選之列。儘管有業內人士認為,近幾年自主零部件成本優勢受到削弱,但不得不承認,就目前來看還是相對較有優勢的。

因此,說到底,自主零部件企業還需「自強」,快速建立自身的能力,否則即便整車企業「再多看你一眼」,還是照樣「沒感覺」。

工信部2018年發佈的《中國汽車零部件產業發展研究》顯示,在整車一級配套體系中,自主零部件群體僅佔20%的市場份額,大多數自主零部件企業產品附加值普遍偏低,處於低端市場;而外商獨資佔50%,中外合資佔30%,且多佔據着中高端配套市場。

眾所周知,無論是出於對自主零部件企業產品技術實力的擔憂,還是基於對大品牌的「追求」,一直以來,國內車企,包括自主品牌車企,在關鍵零部件上都更多地選擇和使用外資零部件企業的產品,自主零部件企業則很難獲得相應的配套機會。而這樣一來就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自主零部件企業技術實力不強 ,整車企業不願給其機會,而自主零部件企業沒有機會配套,便很難強大起來。

當然,我們並不能夠因此以偏概全,因為再惡劣的環境之下,也總有企業有自己的生路以及籌碼。

事實可能的確如此,從三電系統來看,在一系列政策的扶持與引導下,國內新能源汽車欲實現彎道超車,電池、電機以及電控等核心技術加速發展。動力電池方面提到最多的例子應該是寧德時代,從ATL動力電池事業部分拆出來的寧德時代勢頭極猛,自2011年成立以來,抓住中國成為全球第一大新能源汽車市場的契機,於2017年不僅趕超比亞迪,還擠走松下,成為全球動力電池出貨量的冠軍,當然除此之外,國軒高科、億緯鋰能等也在快速發展。

是去是留,靠自己!近期火爆熒屏的電影《哪吒》中,哪吒的那句「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是魔是仙,我自己說了才算」,觸動了無數觀眾的內心。而筆者藉此想說的是,自主零部件企業也應有這樣的覺悟:車市浮沉,是去是留,靠自己!

同樣根據《中國汽車零部件產業發展研究》,只是統計規模最大的2000多家汽車零部件汽車,產值(銷售額)大體如下:車身內外飾440家(21%),產值規模12270億元;動力系統612家(29.1%),產值規模6147億元;懸架系統148家(7%),產值規模1730億元;制動系統131家(6.2%),產值規模1476億元;鋁車輪54家企業(2.6%),產值規模1450億元;轉向系統175家(8.3%),產值規模1225億元;新能源汽車系統68家(3.2%),產值規模1222億元;空調系統22家(1%),產值規模346億元。

今日关键词:北京国安